中国安防行业网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远程监控机器人帮助孩子重新回归课堂
2018/9/3 9:33:00   环球网      关键字:机器人,孩子,远程,监控,公司      浏览量:
市场研究公司ABI Research的机器人市场分析师Lian Jye Su认为,到2023年,远程监控机器人市场价值将从1.64亿美元(1.26亿英镑)增长到2.37亿美元。

佐伊⋅约翰逊现在能够通过机器人和她的同学们一起上课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些能够播放音视频的联网机器人,正越来越多地帮助呆在家里的生病儿童和老人,让他们与老师、家人和朋友保持联系,和孤独作斗争。

现年16岁的佐伊⋅约翰逊(Zoe Johnson)自从12岁起就再没上过学。

她的母亲雷切尔⋅约翰逊(Rachel Johnson)说,她在2014年去看医生时“喉咙有点痛”,“不知怎么地就成了A&E(事故和紧急情况)”。

医生诊断佐伊患上了肌痛性脑脊髓炎,简称ME,也被称为慢性疲劳综合症——一种影响神经和免疫系统的衰弱性疾病。

AV1机器人现在就是佐伊的耳朵和眼睛

佐伊错过了很多课程,但在一位在线导师的帮助下,她得以继续学业。

但雷切尔⋅约翰逊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和现实世界中的联系消失了,因为她身体不够好,见不到任何人。”

不过,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她一直在使用一种名为AV1的“远程监控”机器人和以前的同学一起上课。

这款小巧可爱的机器人由总部位于奥斯陆的初创公司No Isolation制造,它坐在教室里,可以将视频和音频实时传输到佐伊的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上。她可以通过机器人说话,参加课程,也可以控制AV1的观察方向。

当她想问问题时,机器人的头部就会开始闪烁来提醒老师。当她太累或生病不能参加时,她可以把AV1的头变成蓝色。

佐伊说:“这让我的生活更加精彩,让我觉得自己没有被遗忘。”

奥斯陆初创公司No Isolation创始人卡伦⋅多尔瓦(Karen Dolva)认为公司的AV1机器人能够帮助孩子们更好地参与学校生活

在机器人的帮助下,她今年参加了五次普通中等教育证书考试。

她的母亲约翰逊表示:“我们为此进行庆祝,因为她的表现远远好于我们的期望。”

佐伊将继续学习历史A级课程,并期待着“与朋友一起学习,而不是独自呆在家里”。

现年27岁的挪威人卡伦⋅多尔瓦(Karen Dolva)是No Isolation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她和两个朋友——三个人都有工程和技术方面的学历背景——与孩子们交谈,发现智能手机和即时通讯应用不足以解决他们的孤独感。

多尔瓦表示:“我们意识到,孩子们需要在自己应该在的地方有一个存在。”

但孩子们也表示,“如果自己的图像不必出现在他人面前,他们会觉得更舒服”。因此,虽然AV1可以让孩子们看到和听到教室里发生的事情,但其他孩子只能通过机器人的扬声器听到声音。

其他远程监控机器人往往具有双向视频功能。

不断增长的市场

虽然许多曾经致命的疾病现在可以治疗,但这意味着更多的人患有慢性疾病,结果常常感到孤立无援。

1960年,美国有1.8%儿童的健康状况严重到足以干扰他们的日常活动。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一项研究,到2010年,这一比例超过了8%。

因此远程监控机器人在没有隔离的情况下迅速流行起来,AV1的制造商加入了Ohmnilabs, Giraff Technologies, Double Robotics以及Vecna等机器人制造公司的行列。

市场研究公司ABI Research的机器人市场分析师Lian Jye Su认为,到2023年,远程监控机器人市场价值将从1.64亿美元(1.26亿英镑)增长到2.37亿美元。

但它们并不便宜,AV1的售价为2200英镑,每月租金为167英镑。而Ohmnilabs Ohmni机器人的起售价为1150英镑。

这种机器人能够让用户有存在感

澳大利亚堪培拉一位有三个孩子的母亲梅根⋅吉尔摩(Megan Gilmour)一直在向学校推广这种机器人而努力。她说,“除了在场,你根本无法治愈缺席带来的孤独感。”

2010年,她的儿子达西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血液疾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从而不得不缺课两年。

因此,2012年,她与另外两位澳大利亚母亲一起创办了一个名为“失学”(Missing School)的组织,这两位母亲的儿子都患有重病。

澳大利亚堪培拉一位有三个孩子的母亲梅根⋅吉尔摩(Megan Gilmour)一直在向学校推广这种机器人而努力

吉尔摩表示:“如果你问孩子们对机器人的看法,他们每次都说机器人能帮助他们看到朋友。”

像个朋友?

远程监控机器人也能够帮助那些独居或独自住在医院的老年人,他们会经常感到孤独。

以色列特拉维夫Intuition Robotics公司首席执行官多尔⋅斯库勒(Dor Skuler)已经开发出一种机器人,旨在成为老年人的感观伴侣。

ElliQ是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斯库勒将其描述为“一种建议你做某事的助手:‘嘿,外面真的很好,你为什么不停止看电视,去散散步呢?’”或者一起听歌剧,或者看TED演讲。

斯库勒先生认为,让用户惊喜的能力是关键。

ElliQ被设计成老年人的伴侣

“一旦你相信这个东西有一点生命,那么从它开始像机器一样运转的那一刻起,魔法就被打破了。”

No Isolation公司也为老年人设计了一种名为Komp的设备。它帮助家庭成员向年长的亲戚发送图片、文本和视频信息。

多尔瓦表示,四分之三75岁以上的老年人并不会上网,这一事实“相当疯狂”。

只有一个按钮和一个电视大小屏幕得Komp很容易操作,不需要用户名或密码。家庭成员使用一个应用程序来共享内容。一旦打开机器,就能上传下载相应内容。

维罗妮卡⋅阿胡玛达⋅纽哈特表示,这些远程监控化机器人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是互联性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Irvine)的维罗妮卡⋅阿胡玛达⋅纽哈特(Veronica Ahumada Newhart)在攻读博士学位时表示,这些远程监控化机器人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是互联性。

学校往往由耐火材料、砖块和煤渣块组成,这些材料往往会阻挡无线Wi-Fi信号和移动信号。

用户经常抱怨在上课时丢失连接。

纽哈特表示:“他们在课堂上,做着他们的事情,然后就被打断了——然后他们就真的不在那里了,因为没有你,课还在继续。”

多尔瓦表示,她的公司正致力于在带宽下降或消失的情况下,优先传递音频。

在任何一秒钟里,你都需要听到。而清晰的画面是次之,”她说。

纽哈特补充说,这些机器人似乎在小班和农村学校的效果最好,因为那里的学生与缺席孩子的关系更为密切。

对于像佐伊这样患有慢性疾病的孩子来说,他们似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相关专题: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