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研究 > 正文
数字治理为城市发展提供了绝佳机会 实现弯道超车
2020/10/31 17:46   人民日报海外版      关键字:数字治理 城市发展 弯道超车      浏览量:
从城市看,在这一榜单中,杭州的数字行政服务、公共服务和数字生活服务等单项指标全面领先,位列全国第一。这其实有据可循。依托阿里巴巴等头部互联网企业,杭州最早实现了“扫码乘车”、电子社保卡全流程就医。2020年6月,杭州市政府还与阿里巴巴签署深化合作协议,宣布加快建设“全国数字治理第一城”。
  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城市数字治理的转型与升级。在人们越来越需要“线上”完成很多事情时,对数字治理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汪科指出,应着力发展新基建,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探索城市规划、设计、治理以及运营一体化,开启信息时代下新型城镇化建设与新型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在8月份,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发布《数字治理让中国城市更美好》,文中就中国经济信息社、中国信息协会和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中国城市数字治理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进行了剖析,这也是国内研究机构首次从数字治理指数角度对城市发展水平进行考察。
  据悉,《报告》从数字基础设施、数字行政服务、数字公共服务、数字生活服务四个维度,对2019年度GDP排名前100位的城市数字治理水平进行了研究分析,前10名分别为杭州、深圳、北京、上海、武汉、广州、郑州、苏州、东莞、西安。
  过去,在城市治理中,存在着地区、城市等差异,一线城市水平通常高于二三线城市,东部地区通常高于中西部地区。在数字治理时代,这样的差距依然存在,但有了可喜的变化——差距正在缩小,不少城市正利用技术带来的红利,实现“弯道超车”。
  这一点,也在前述《报告》中得到了体现。《报告》显示,当前国内城市数字治理水平呈现如下特点:一是二线城市借助数字治理“弯道超车”,杭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数字治理水平领先,长三角区域数字治理水平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杭州的周边辐射带动能力较强;二是城市数字治理总体水平仍然较低,且差异较大;三是数字治理水平总体呈现“东高西低、南高北低”格局,但这并不意味着数字治理在区位上存在“鸿沟”障碍。
  从城市看,在这一榜单中,杭州的数字行政服务、公共服务和数字生活服务等单项指标全面领先,位列全国第一。这其实有据可循。依托阿里巴巴等头部互联网企业,杭州最早实现了“扫码乘车”、电子社保卡全流程就医。2019年,深耕数字治理的杭州城市大脑,从交通“治堵”拓展到了区块链看病、无感停车各类民生服务当中;2020年6月,杭州市政府还与阿里巴巴签署深化合作协议,宣布加快建设“全国数字治理第一城”。除了自身发展,杭州还强势带动了周边城市建设数字治理。南京、宁波、合肥、温州、湖州、金华、无锡、嘉兴、绍兴等长三角城市均位于全国城市数字治理前列。
  从地区看,地处中西部等方位,不再是数字治理的阻碍。从中西部城市发展情况来看,抓住数字化机遇是制胜关键。以郑州为例,2019年度GDP仅排在全国第15位,但数字治理指数排名高居第7位,已经凭借数字化能力成为中原地区一匹“黑马”。面对疫情,郑州火速上线10套数字防疫系统,顺利实现了防疫和复工复产的双线并进。
  有关专家认为,随着数字治理时代的到来,中小城市应当主动抓住契机,谋求跨越式发展。例如浙江湖州,按地区生产总值只排名在中国城市第81位,但数字治理指数为22名。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之一,是东莞。这个地区生产总值尚不足万亿元的城市,在《报告》中却位列中国城市第9位。事实上,在此前腾讯研究院发布的《数字中国指数报告(2019)》中,东莞位列第7名,同样远高于其城市经济排名。
  过去几年,东莞的数字化进程一直吸引着业界关注。不只于前述的口罩分配,东莞在许多方面都体现出数字治理的高水平。今年,东莞的小区里新添了“莞家政务”便民自助终端,可以完成就业补贴、专业技术资格查询、律师信息、信用卡还款等诸多内容,无须到政府部门去。整个复工复产过程中,东莞搭建了各种服务系统,专门应对中小企业诉求,解决用工、融资、税务、出口等问题。而东莞市民服务中心政务大厅,仅在2月就推出了两批、500多项“不见面审批”办事服务,通过邮寄就能办理。而东莞这座城市,则在数字化升级中悄然转型。今年4月,东莞市人民政府和阿里巴巴签署“春雷计划”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进东莞制造的数字化转型,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
  数字治理,为城市发展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刘少华)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安防行业网